北京时间4月18日晚,春季古典赛中的重头戏之一,阿姆斯特黄金赛落下帷幕。在率先发枪的女子组中,玛丽安娜·沃斯(Marianne Vos,珍宝-维斯马)夺冠,戴米·沃勒林(Demi Vollering,SD-Worx)第二,安妮米柯·范·弗勒滕(Annemiek van Vleuten,移动之星)第三。男子精英组压轴进行,最终范阿尔特(珍宝-维斯马)以微弱优势取胜,后起之秀皮德克(英力士)和沙赫曼(博拉-汉斯格雅)分列二三位。

本届赛事为起伏路绕圈赛,每圈共包含3个爬坡点。其中,女子组共7圈,男子组共12圈(220km)。同时,在男子组进入最后一圈后,车手们需沿上图中黑色的线路骑行,并最终抵达终点。眼看就要入夏,春季古典赛场次所剩无几,对于古典赛车手来说,需要抓住最后的机会争胜了。

比赛开始后,主车群就发生了摔车,好在并不算严重。与此同时,前方很快形成突围集团,包括爱德华(崔克)、朱利安(崔克)、德维尔夫 (AG2R)、塞巴斯提安(乐透)、毛里茨(旺蒂)、卢瓦克(旺蒂)、查德(DSM)、 吉本斯(阿联酋航空)、肯尼(Bingoal Pauwels Sauces WB)、安德烈斯 (Uno-X)等十名车手。

220km对于顶级车手来说也是很长的一段距离。所以主车群此时发动追击还为时尚早。因此,开赛仅20km左右后,突围集团就拿到了1分30秒左右的领先优势;并且很快就将其进一步扩大,来到了5分钟以上。

在绝大部分的时间里,坐拥罗格里奇、范阿尔特两位夺冠大热的珍宝车队,承担着控场的任务。不过在比赛的早期,他们追击的意愿并不强。随后,移动之星来到前方开始领骑,稍微加快了些节奏,将两个集团间的秒差缩小至4分30秒左右。

比赛的前6圈,整体节奏比较平缓。主车群里暂时没有车手掉队,珍宝、快步、移动之星等车队轮流在前方控场。沙赫曼等夺冠热门车手甚至骑在队尾以节省体力。可见绝大部分的车队和车手,都对目前的节奏非常满意。

进入看最后5圈,距离终点还有80km左右,主车群逐渐开始提速。此前从未参与领骑的博拉车队,在这个时间点也来到了前方,开始追击突围集团。同时,销声匿迹很长一段时间的几位热门车手(如阿拉菲利普等),也逐渐从集团的中部“游”到了前方。最终的决战即将来临。此时,主车群暂时落后3分40秒左右。

主车群的规模开始减小,陆续有车手掉队,场面变得非常开放。奎贝卡等车队接连利用陡坡发动进攻,希望建立新的突围集团。英力士则在错过了一次进攻后,积极展开追击。并且不给对手喘息的机会,在迫近距离后,立刻开始拉扯,展开反攻。这次的进攻带出了一个新的小集团,其中包括范巴勒(英力士) 、塞内沙尔(快步)、克拉克(奎贝卡)、鲁伊科斯塔(阿联酋航空)、范德桑德(乐透)、科尔布莱利(巴林),他们暂时领先主车群近40秒,并很快就和前方的突围集团合流,形成了一个16人的集团。此时,距离终点仅剩40km不到了。

不过,在进入Cauberg的爬坡时,又有车手发动进攻。这次进攻虽然失败,但是接连不断的拉扯也加快了主车群的速度。到了这个节点,此前的所有突围车手都被主车群抓到。在即将进入倒数第二圈时卢瓦克(旺蒂)发动进攻,在他的身后还有几名车手形成一小股追击集团,但始终没能和主车群拉开距离。

在主车群前部,斯海林(博拉)多次发动进攻,并超过了前方的旺蒂车手开始单飞,他持续保持着10秒左右的领先优势,并撑到了最后一圈。这段时间,他非常主动,消耗了先后在前方追击的各队副将。可是对于珍宝来说,他们的运气实在是不好。状态不错的罗格里奇,在最后一圈前遭遇了机械故障,早早退出了冠军的争夺。

就在罗格里奇掉队后,英力士车队的小将皮德克利用陡坡发动进攻,带出了 沙赫曼、马修斯、范阿尔特和自己的两个队友卡拉帕兹和“挂科司机”科维亚特科夫斯基,老将巴尔维德随后加入了他们。落后的阿拉菲利普没能进入这个集团。现在形势对英力士来说一片大好,人员充足,比其他几位车手的战术选择都要多。

很快,“挂科司机”就在爬坡中发动了进攻,巴尔维德领着后方的几人在坡顶将其追回。阿拉菲利普、福格尔桑也追了上来。随即,在所有人都想喘口气时,皮德克再度进攻,只有范阿尔特和沙赫曼还能跟住他。就这样,争冠集团最终形成了,纵使阿拉菲利普、马修斯等人在后方苦苦追赶,但仍不能将差距抹平,最终的冠军只会在前方的三人中产生。

进入最后1km后,范阿尔特骑在最前方,但是速度不快。他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到离终点更近的地方再决一死战。不久,最后400m的牌子也出现在了转播镜头里。范阿尔特率先开冲,皮德克从他的右侧杀出。绝对速度最慢的沙赫曼提前松脚,收获第三名。而前面的两人几乎同时过线,双方都没有庆祝。终于,在重放了多次慢镜头后,组委会确认,是范阿尔特赢得了胜利。

今天的比赛彩至极,比赛后半程,各队都表现得非常积极,进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场面开放。最后的冲刺决胜,更可能是近几年来差距最小的一次,在利用高速摄像机截屏、划线后,才能看出范阿尔特只赢了一条轮胎的距离,可谓胜负就在毫厘之间。

(图片来自各车队的推特账户)

责任编辑:BAMB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