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最初就已经在2012年发布,并在2020年进行了更新。

▲巴黎-鲁贝的卵石路

巴黎-鲁贝的比赛就像是把一个原本应该进入平滑轨道的保龄球砸入到了万木丛中。被泥巴层层覆盖而面目全非的脸、精疲力竭后倒在路边的人、残酷以及难以用言语诉说的痛苦,这些都是巴黎-鲁贝中最常见的景象,而除了那些痛苦的运动员们之外,他们脚下的车子同样也在接受着严酷的考验。

50岁的老牌职业技师朱利安·德弗里斯(Julien Devriese)为巴黎-鲁贝下了这么一个定义:“鲁贝可不是一个让人玩的开心的比赛。”这位曾为车王艾迪·莫克斯(Eddy Merckx)和格雷格·莱蒙德(Greg LeMond)这种传奇车手服务过的机械师还补充道:“8天专为这比赛所做的一切准备有时在第一段卵石路面前就前功尽弃了。”

▲1994年的巴黎-鲁贝,前叉正是ROCKSHOX MAG(图/Twitter)

在早期的阶段,车手以及车队都在绞尽脑汁地开发/寻找器材上超越对手的优势—亦或是防止车辆解体的方法,而在巴黎-鲁贝的最初差不多的100年的时间中,车手以及车队都采用的是以下这套比较传统的应对方案。

车架采用了更粗更硬的管材以预防其损坏、加长的角度以及轴距则起到缓解骑乘痛苦的效果;更大的开档以及更宽的轮胎则获得了更强的通过性能以及防爆性能;双层把带的覆盖方法则起到减少车手手部损害。

▲抱着ROCKSHOX MAG的老牌技师朱利安·德弗里斯(Julien Devriese)。

而变革则首先出现在格雷格·莱蒙德(Greg LeMond)以及来自Z队的吉尔伯特·杜克洛斯·拉萨尔(Gilbert Duclos-Lasalle)身上,他们在1991年时使用了全新ROCKSHOX前叉,虽说这款采用空气弹簧油压阻尼系统、行程30mm的前叉为整车增加了些许重量并且维护上也十分麻烦,但它给车手们穿越诸如阿伦堡森林这些环境恶劣的路段时,提供了优秀的性能。但即便如此,这款前叉还是被许多当时的同行们所取笑。

虽说吉尔伯特·杜克洛斯·拉萨尔(Gilbert Duclos-Lasalle)在91年的比赛中只获得了第12名的成绩,但在92年他却带着这款ROCKSHOX MAG 20前叉一举夺得了桂冠的称号。至此,巴黎-鲁贝的技术革新就此开始。

受此影响,在1993年的巴黎-鲁贝比赛上,ROCKSHOX的前叉已经被不少于五支车队和无数的个人车手所配备,而吉尔伯特·杜克洛斯·拉萨尔(Gilbert Duclos-Lasalle)则在93年的比赛上以微弱优势战胜了来自GB-MG车队的弗朗哥·巴莱里尼(Franco Ballerini)再度获得冠军。与此同时,减震把立也开始出现,其目的是抗衡ROCKSHOX减震前叉在该比赛的垄断地位,不过在接下来(1994)的比赛中,装备了ROCKSHOX前叉的乐透车队车手安德烈·特奇米尔(Andrei Tchmil)又一次获得了冠军。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图片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