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心理 婚姻情感 差点嫁给一个双面胶男人

差点嫁给一个双面胶男人

广告位

  他的妈妈很奇怪

  我爱亚舟爱了整整7年。大学毕业时他到我家,对我爸妈说:“请你们放心地把小雅交给我,我一定会保护她、照顾她。”就这样,我放弃了家乡稳定的工作,甘愿和他一起来到充满压力和竞争的北京打拼。

  刚开始,我们租住在10平米的屋子里。虽然房子不大,但是充满了温馨。每天下班,我们都迫不及待地赶回家,仿佛要为它抹去白天的寂寥和守候。空闲的时候,亚舟会系上围裙,在厨房里笨拙地为我做菜。而我,总是在背后偷捏他的鼻子,或者搂着他傻笑。这样的爱情,让我忘却了这个城市的压力,只管踏着幸福的节拍前行。

  我一直期望着有一天,亚舟会拿着戒指向我走来,为我披上洁白的婚纱。这也是亚舟的愿望。他常常对我说,因为我,他才相信爱,才有了建立家庭的勇气。

  亚舟说,在他的童年记忆里,没有游乐园,没有玩具,有的只是父母的争吵。每次回家,他都害怕打开家门,他害怕屋里又是一片狼籍。一直到大学住校,他才觉得生活终于平静下来。可每次放假,他又不得不回家面对,因为父母毕竟是因为他才没有离婚,他更有责任维系这个家庭。

  正因为这样,亚舟非常重视自己的父母,尤其是母亲。每次给他妈妈打电话时,声音温柔得就像在哄一个孩子。我想,失败的婚姻一定让他妈妈遍体鳞伤,只有儿子才能慰籍她失落的心灵吧。

  第一次去亚舟家,我就觉得他妈妈很奇怪。她的话不多,但我能感觉到她在看我。刚坐下没多久,她便开始问我父母的单位、职务;我公司的名字、地点,甚至连老板的名字也问到了。我一边一一如实回答,一边诧异地看着亚舟。可他侧着头不看我,倒是他爸爸打岔说:“孩子们刚下火车,先休息一下,我们去买菜。”这才把他妈妈拽走。

  我疑惑地问亚舟:“你妈妈问这些干什么?”

  亚舟似乎并没有感到奇怪,只是说:“你习惯了就好了。”

  第二天起床,亚舟落枕,脖子很不舒服,他妈妈要带他去看中医按摩。出门前,她把我支到了亚舟姥姥家,这才放心地带着儿子去看中医。

  我终于恍然大悟,为什么亚舟家的柜子都是锁着的,原来是在提防我!我心里觉得很委屈,可是第一次和家长见面,我还是强作欢颜。

  离开亚舟家时,我问他为什么他母亲要这样防着我。亚舟叹了一口气,说他妈妈不仅防我,除了他之外,他妈妈防着任何一个人。我听后,气消了一大半,可心里还是不舒服,谁愿意别人拿自己当小偷呢。

(实习编辑:张曼)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奇趣心理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quli.com/9989.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0845504@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