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心理 心理百科 解读离婚女:婚姻很远暧昧很近

解读离婚女:婚姻很远暧昧很近

广告位

  我不是“剩女”,我要爱情

  我离婚两年了,只因前夫赌博成性而又攀上了一位富婆。懂事的女儿也希望我再婚,能找一个有家庭责任感的男人,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然而,别人给我介绍的男人五花八门,要么老弱病残,要么吃软饭。特别是遭遇一位秃顶男人,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真是备受打击。我是个小学教师,好歹也算个文化人,身材也没走形,样子也不算难看吧。心想,找个匹配的男人应该不是件太困难的事。可是,我真的消受不起这种相亲带来的人身攻击,内心的苦涩与凄凉,恐怕只有经历过的女人才能体会到。我真不明白:离婚男人为何是香饽饽?离婚女人就是折价品呢?为何一个50岁的男人,还嫌40岁女人脸上的皱纹啊?

  就在我不打算再婚时,现实又跟我开了一个玩笑,偏偏让我遇到了伍丹青(化名),他的出现,就像给我打了一针强心剂,让我自信了不少。伍丹青是我在朋友家认识的,他是那种看上去斯文儒雅的男人,戴一副近视眼镜。当女友悄悄地告诉我他是个单身男人,43岁,在事业单位工作等情况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她把我叫来,是别有用心的。我问对方知道他们夫妻的用意吗,女友说她老公应该没透露这信息给他,反正平时他也常在他们家蹭饭吃的,这样碰个面是很自然的事。

  餐桌上,女友把伍丹青安排坐我对面,然后她意味深长地向我努努嘴,暗示我把他看个清楚。女友家的餐桌很大,没有转盘,当我站起身夹菜时,伍丹青反应很快,他把那盘菜干脆换到了我这边。接着,殷勤地将他面前的几道菜不时地往我碗里夹,见我杯子里的饮料低下去,他马上续上,还戏称这是“借花献佛”。女友趁热打铁:“那你明晚请香梅吃肯德基,就不借花献佛了”。伍丹青乐呵呵地说:“是的是的,香梅肯赏脸吧!”一刹那,我的脸发烫了,如情窦初开的少女般羞涩。这与以往的那种相亲滋味有着天壤之别。我尴尬地笑,不置可否。

  伍丹青的殷勤有一种恰到好处的自然,让我既不觉得热情过分,又能感受到一份关爱。后来,我们一起告别女友家。两人沿着康富路走,他是送我回家。我们一直走呀走,一趟趟公交车与的士从我们身边过去,可我们谁也没有要乘车的意思。路过肯德基时,他说:“我们进去坐坐吧。”我说:“今天就免了吧。”他马上说:“那我们明天空着胃来体验一下这里的套餐吧。”我笑着点头。看来他的心态还很年轻。过马路时,他伸过手来拉我,很自然,我没有拒绝。女人总是憧憬浪漫的爱情。当时我在想:我不是“剩女”,我要追求爱情,如果能与身边这个人一直有这种感觉真好。

  当晚,女友打来电话问我感觉如何,并说伍丹青反馈消息给她了,说对我印象很好。我说他人应该不错吧。女友说她是见他工资收入比较稳定,年龄也比较适合,人也不古板不俗气,才介绍我们认识的。不过,她又提醒我,说他看过不少女人的,要我自己掂量掂量,说他们夫妇只能起个牵线的作用。

  男人的放纵,让我逃离

  次日晚上,伍丹青约我去了肯德基。他要我点单,我看到那么贵的价格有些犹豫。最后是他点了一样的套餐。买单时,我抢着付款,他要我给男人一点面子。我只好由他了。

  那时,他在桥北的房子正搞完装修,要带我去看看,说体验一下那里的田园风光。我想一个男人要我去看他的房子,应该是把我当他家未来的女主人了。于是,我欣然前往。

  去的那天是周末,那是我们第三次见面。可我万万没想到伍丹青要留我在他的房子里过夜。他从没说过喜欢我之类的话,更没谈过婚姻。如果他只是留客人或未婚妻一样给我单独一间房住宿一晚,我也不反对。可他不是,而是一扫往日的温文尔雅,要求与我同居一室。当时怕我拒绝,还叫我一声“老婆”。这让我想起一位好友的经历来,她两次被男人以恋爱的名义占为己有,而后都不谈婚姻,说何必弄根绳子套住彼此?当她要他们负责时,他们一个说:“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负什么责?”一个说:“你婚床、产床都上过了,我都没计较呢?”她还说有比她更倒霉的女人,那男人占了便宜还倒打一耙:“谁知你上过多少男人的床?”好像他轻而易举得到的女人,只能哑巴吃黄连了。因女友的前车之鉴,我对伍丹青说:“你开什么国际玩笑?你了解我多少?我了解你多少?”他一听,像看怪物一样地对我说:“我没开玩笑,男人不需要开这种玩笑!住下来不就是为了深入了解吗?”我终于明白他的意思,可我没他前卫,我无法适应他直奔“主题”的快节奏!那晚,我们不欢而散,他没送我一步,让我自己摸黑去拦车。

  我以为就这么断了,可一个星期后伍丹青又打来电话约我。我想他经过一个星期的思考,应该反省了,应该懂得一个女人拒绝背后的坚持。结果再次见面,他像没事一样来接我去剧院看戏,说是朋友送的票。那是什么戏,不过是些低俗的荤段子,可他看得开怀大笑。

  再下一次,他接我去他家看碟,又是一些低俗影碟,他揽着我的肩边看边给我上课,说男人什么时候最需要女人尊重,需要女人配合,懂得男人需要的女人,是最有魅力的女人……他越说越直接。见我没吭声,他以为他传授的课产生了作用,开始手脚不规矩了,我“腾”地站了起来,抓起包告辞。他一把抓住我说:“你有病呗,孩子都生了,怎么我碰一下就翻脸了?”然后,他以一种男人的征服欲想让我屈服,不由分说,一把将我抱上了床,我不知哪来的力气,拼命反抗,他终于放开了我,我哭着跑出了他家。

  那一夜,他不断发来短信,用“有病”、“不正常”之类的词刺激我。我统统删除。从此,我们一刀两断。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奇趣心理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quli.com/9831.html

作者: 奇趣心理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0845504@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