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心理咨询 心理百科 当下中国的十二种孤独

当下中国的十二种孤独

广告位

  科技每天都在更新,各种数码设备每天都在陪伴着我们,填补了原本空虚、无聊、发呆的时间,甚至侵占了原本应该用来工作、交谈、睡觉的时间。网游里有最性感的虚拟女友,微博可以引来数万人关注,视频网站的电视剧不插播广告,网上商城24小时不打烊……互联网上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声像,让人不睹不快,一个人说他离开电脑去睡了,其实往往是躺在床上继续看手机。

  然而于众声喧嚣之中,我们却感觉越来越孤独了:每隔几分钟就要看一眼手机,不断刷新微博看好友都在干些什么,邮件没有被立刻回复就感到沮丧不安……那些飘在风中的代码左右了我们的情绪。饭桌上,每个人都低头玩手机或平板电脑,话题也经常围绕着社交网站上正在发声的人和正在发生的事展开。

  尽管我们今天所面对的机遇跟困境都是前所未有的,但人类的情感需求却从未改变过。

  第一种孤独:依赖科技而不是彼此

  "想你,请与我联系013701059553"。2000年12月,艺术家何岸在深圳街头设置了一个霓虹灯箱,吸引了数百个陌生人打来电话。2011年10月,失恋的美国人杰夫·罗格斯也做了类似的事,他将电话号码贴遍纽约的大街小巷,竟接到几万通来电。来电五花八门,有推销的,寻一夜情的,谈想法的,也有孤独者因闻到同类气味惺惺相惜而来的。

  今天,虚拟身份比真实身份更具符号性和辨识性。现实生活中我不认识你,但报上网名才发现我早就关注了你。人际交往的第一步不是我加你微博就是你加我QQ。网上点餐、在线游戏、通信基本靠微信,连亲密接触都可通过视频完成。

  对网络的依赖,也使我们成为精确的目标消费者。看了亚马逊网站根据购买记录推荐的"你可能感兴趣"版块,真能让人产生一种被了解的感动。

  第二种孤独:谁都过得比我好

  Instagram这类拍照工具就是为了把平淡无奇的生活美转化成传奇,晒出来让围观的人感到羡慕。雪莉·图克尔(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将这种炫耀称为"演示焦虑"。

  网络上充斥着大量的此类"焦虑",你所观看的每一个人都把暗面转到后头,只给你看精彩和美好的一面,尤其是女性,展示与比较是她们最为看重的,包括可能令人羡慕的细节,也包括阅历和见识。花在观看别人的幸福上的时间越多,你就越沮丧。"人们为查看曾经的好友、配偶、同事的信息付出了心理代价。他们不该再关注这些,这种情绪有害健康。"雪莉·图克尔说。

  第三种孤独:老无所依

  已故的铁娘子撒切尔夫人在生前,儿子一个多月才来探望她一次,女儿经常忙得几个月都来不了。英国保守党成员斯派塞在新书《斯派塞日记》中透露,撒切尔夫人也后悔过,如果时间能够倒流,她将会为家庭放弃从政。

  在中国,养儿防老的观念正逐渐淡化,最经常的相处方式是:子女为生计奔波,老人则照顾孙辈发挥余热。退休之后,大多数老人就失去了社会认同,也缩减了社交。今年春节,一位68岁的大连老太独自在家,寂寞到摁抽水马桶抽水钮玩,两个月冲走了98吨水。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成都心理咨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quli.com/2543.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5224567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084550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8:00-18:0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