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心理 心理百科 头骨隆起就是扒手?

头骨隆起就是扒手?

广告位

  德国解剖学家加尔(F. J. Gall,1785-1828)和他的学生施普茨姆海(J.G.Spurzheim,1776-1832),根据有限的神经解剖实验和对人的心理能力的观察而形成的脑功能定位论,被称为颅相说或者骨相说。他们认为,脑的各个区域是各种心理机能的特殊器官,比如他通过观察发现一个喜欢打架的小孩的颅顶骨后下角隆起,就认为其下面的皮质区是好斗性的器官所在。总之,他认为通过颅骨的隆凸或者凹陷可以分辨出不同的秉性和爱好,于是便有了文章开头的结论。无独有偶,我们国家也有类似的“瞎子摸骨”、“看相”等等,不过我们的说法是头骨隆起,是聪明的象征。

  颅相学在西方流行了长达一个世纪,但是它缺少科学的依据,一直没有得到学术界的承认,甚至有人指责他是江湖骗子。但是,它认为脑是心理的器官,这一点是很有意义的,并且从客观上促进了脑机能的研究。

  在颅相学风靡的同时,也有不少的生理学家在忙于驳斥它。

  法国著名的生理学家弗卢龙(M.J.P. Flourens,1794-1867)通过局部切除法,即对动物大脑和脊髓的不同部分进行切除和损毁,来观察动物的行为变化,得出结论认为神经系统,尽管它们性质、功能和效果各不相同,但它们,特别是大脑的机能是一个统一的整体,不能割裂开来,他的学说被称为大脑统一机能说,这一学说成为与加尔的颅相说相对立的学说。  

  与加尔简陋的实验相比,弗卢龙的实验精确简单,手术也干净利落,从某种意义上讲,达到了测量脑的各部分功能的目的。他的大脑统一机能说对脑科学和心理学的影响至深,是脑机能研究的一个很大进步。

  在这两个理论争论不休的时候,法国著名的外科医生布洛卡(P.Broca,1824-1880)通过解剖一个奇怪的病人的尸体(这个病人生前发音器官正常,能听懂别人的说话,也能用手势表达意思,就是自己不能说话),发现了与言语相关的脑区——“言语运动中枢”,这一发现是对“机能统一说”的一大挑战,于是机能定位说又沸沸扬扬的展开了。   

  布洛卡的发现对脑机能的研究有着重要的贡献,他证明了神经系统的内在功能各自具有特殊的定位,而且还找到了以大脑沟回作为脑功能分区的明确标志。另外,他首次采用临床法——一种与弗卢龙的局部切除法完全不同的研究方法,保证了被实验者的安全。弗卢龙的切除法必须得切除身体上的一部分,以此来观察行为的结果,而临床法是通过临床的观察或者是病人死后对尸体进行解剖来进行研究的,各自的优劣显而易见了。想想吧,为了实验,让你切除掉身体上的某一个部分,而且你将永远失去这个部分,(阑尾这样的器官除外),是不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18世纪80年代,法国医生弗里奇(G.Fritch,1838-1927)和希齐格(E.Hitzig,1838-1907)用弱电流对狗的大脑皮层进行系统的实验研究,确定了运动中枢的位置。他们采用的电刺激法后来成为生理心理学研究的有效方法。受他们的鼓舞,许多人开始寻找感觉中枢,到19世纪末,已经确定出视觉中枢、听觉中枢、机体觉中枢的位置,于是大脑功能定位说又重新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同。

  20世纪初,弗朗茨(S.L.Franz,1874-1933)等人认为皮层功能的定位是暂时的和不严格的,但是随着科学的进步,对于大脑功能的定位会更加精确。当然,根据现代神经科学的发展和系统论的观点,我们必须从整合的观点来理解大脑的功能,毕竟大脑是一个整体,单一的片面的理论都是站不住脚的。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奇趣心理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quli.com/17195.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0845504@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