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心理 职场心理 解读职场中产阶层的焦虑心理

解读职场中产阶层的焦虑心理

广告位

  事实上,令中产阶层感到焦虑的不仅仅是这些具体的生存问题,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但却实实在在的不安全感。今天找到工作了,明天会不会被辞掉?今天身体很健康,明天会不会因为一场大病而致贫?从涨工资到职位晋升,从户籍制度到收入分配制度,到处都有或明或暗的“天花板”。

  中国“中产阶层”中的很多“成员”正在陷入焦虑:今天找到工作了,明天会不会被辞掉?今天身体很健康,明天会不会因为一场大病而致贫?从涨薪到升职,从户籍制度到收入分配制度,从子女教育到社会地位,到处都有或明或暗的“天花板”,“中产”上行的机会并不多。面对现实压力带来的焦虑,有的“中产”顺水推舟选择离开,有的直面困难仍在奋斗。

  4年前,研究生刚毕业就进入出版社工作的马成感觉自己很幸运:“每月收入6000多元,还能解决北京户口,当时真是喜出望外。”小马说,由于没什么负担,生活过得很惬意,几年下来银行存款也达到20多万元,貌似“中产”了。

  但今年有了新情况。买房后,50多万的贷款让他不得不将自己的消费水平一再压低,不敢聚会、不敢消费。现在,小马经常很焦虑。

  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有很多跟小马一样的所谓“中产”,他们原本充满希望地追逐梦想,但仅仅“高房价”这一现实,就能立马将他们打回原形。在看似光鲜的生活表象下,他们的内心充满了焦虑与彷徨。

  事实上,令中产阶层感到焦虑的不仅仅是这些具体的生存问题,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但却实实在在的不安全感。今天找到工作了,明天会不会被辞掉?今天身体很健康,明天会不会因为一场大病而致贫?从涨工资到职位晋升,从户籍制度到收入分配制度,到处都有或明或暗的“天花板”,中产上行的机会并不多。如果再看众多青年在结婚生子后被高房价、子女教育等问题弄得焦头烂额,更让人意兴阑珊、斗志尽消。

  “逃离北上广”,最近成为社会各界都非常关注的现象。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打拼多年后,有些人重新选择到二、三线城市发展。这个群体虽然还不算庞大,但和多年前人们一窝蜂涌向大城市的现象相比,足以令人注目。

  在社会学家看来,中产阶层是社会的中坚,是促消费、扩内需的主体,是承载现代文化的主角,一个社会应当有60%—70%的人口属于中产阶层,这样的“橄榄型”社会才会稳定、健康。

  壮大中产阶层,首先要让他们至少不必为生计发愁,具备阶层晋升的精力与能力。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认为:“在收入分配改革中,必须将控高、扩中与提低协调进行。”中低收入者主要依靠劳动获得收入,因此“提低”最重要就是扩大就业。

  “直接减税能有效增加人们的收入。”在北京某事业单位工作的王先生说。进行收入分配改革,“限高”这一环节不可忽视。杨宜勇认为,如果不能遏制财富向少数富裕阶层过度集中,不仅会增加贫富间的差距、产生不同阶层的矛盾与冲突,同样也不利于中产阶层的成长与发育。

  壮大中产阶层,需要为他们减负。专家认为,政府在二次分配方面应该发挥更大作用,通过发挥财税政策的收入转移作用,确保财政的公共性和满足教育、社保、公共卫生等方面的发展目标。

  中国到底有没有“中产”,是一个争论十分激烈的问题,而被称为“中产”者出现的焦虑情绪,也反映了某种问题,为此,快报记者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工资研究所研究员孙群义进行了对话。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奇趣心理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quli.com/16675.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0845504@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