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心理 心理服务 大脑怎样体验“喜怒哀乐”

大脑怎样体验“喜怒哀乐”

广告位

大脑如何“体验喜怒哀乐”

  作为人体中最复杂的结构--大脑,总是对其缺少很好的了解。现在就从一些新近研究中去解读我们的大脑,明白愤怒、爱情、信仰究竟与大脑的什么因子有关。   

  一般人认为精神超脱于肉体之外,但神经科学家却发现,精神与肉体完全无法脱离,在人们复杂的情感后,起作用的是令人着迷的生物学,大脑中繁忙工作着的1000亿个神经细胞是精神背后的物质基础,它们的同力协作让我们进入丰富多彩的精神世界,体验到人生旅途中各种复杂感受。   

  每个人拥有的神经细胞为1000亿个左右。就单个的神经细胞而言,它们不具有感觉或推理的能力,但它们集聚在一起就产生了意识。400年来,法国哲学家笛卡儿的“二元论”追随者一直认为,精神跟身体相关,但独立于身体之外。他们认为,精神是非实质的,不依附于任何物质。但哲学家弗洛伊德100年前却说:将精神与大脑分开来讲毫无意义。现在,神经科学家不断找到大量的证据,证明弗洛伊德的这个观念是正确的。对于情感、疼痛、性感受或宗教信仰可能是大脑功能的产物这一观念,许多科学家也表示惊异。   

  还有一些科学家认为,这些科学解释给任何一次人为的失败准备了一个借口:“是我的脑子驱使我这么做的。”因此相关人士对此表示担忧,这可能诱导人们进入某种道德懈怠。没错,的确是我们的大脑驱使我们那么做,可那也跟我们有意义的生活和道德选择一致。当今最有影响的美国哲学家丹尼尔·丹尼特指出,构筑精神生活的生物性知识,可以促进我们做决策,甚至促进我们的道德抉择;也可能提升人类作为一个物种的生存机会。   

  有助生存的恐惧   

  从“恐惧”入手理解人类情感的生物性法则,是一个好选择,因为它是认知神经科学家最先了解的人类情感。它是一种令人不快的情绪,但对人类生存来说是必需的。置身于旷野之中,如果缺乏恐惧感,人类就活不长。大脑中的“杏仁核体”是我们的“恐惧之源”,它负责学习并记住你所必须害怕的内容。  

  大脑中有两个“杏仁核体”,它们是一些神经细胞束,由于形状像杏仁而得名。“杏仁核体”位于大脑两侧,处在颞叶下面。它们好像一个协调不同来源信息的网络中心,收集环境信号、记录情感含义,并在必要的时候启动恰当的反应。这个“中心”获取来自视丘下部的身体对环境的反应信息(例如心率和血压),并且与大脑前部的理性推理区域沟通,同时连接“海马体”—大脑中一个重要的记忆中心。  

  人体的恐惧系统效率如此之高,以致你根本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什么事,大脑就已经作出反应了。例如,你在开车的时候,有一辆车突然转向插入你的车道,你在还没明白过来前就会感到害怕。在你大脑的视觉部分“看到”危险场景之前,恐惧信号已经在你大脑的“杏仁核体”和危机系统之间传递。   

  “杏仁核体”不仅帮助人们辨识其他人脸上的恐惧表情,而且还对其进行自动扫描,因此恐惧是会传染的。那些大脑“杏仁核体”受伤的人或动物会丧失这类恐惧技能,不过对他们来说,世界反而会因此变得更加危险。   

  愤怒管理   

  最近的研究表明,愤怒引起大脑皮层的活动。大脑皮层的功能就是使大脑不同区域连接起来,这些区域包括认知侵犯(比如,认识到“他”刚刚偷了我的iPod),记录某种感觉(我正生气),并且采取行动(我要……)。大脑皮层还跟位于大脑前部的推理中心有关联,比如记忆中心—它在反刍愤怒或事后回味中起作用。   

  研究人员一直在集中研究愤怒所产生的一个后果:攻击性。众所周知,由于男女体内雄性激素和雌性激素分泌水平的不同,男人比女人更有攻击性。但是,男女大脑也有所不同,这些差异也影响了男女的攻击性。在大脑前部,眶额叶皮层帮助人们做决定,包括对各种脾气的情感反应。   

  一般而言,在眶额叶皮层中,男人的脑灰质的量比女人少。根据美国南加州大学的研究分析,男女大脑的这种差异,说明在反社会行为中,男女比例不同,这种比例可说是由于性别差异而形成的。然而,攻击性常常也是一种优势,从历史上来看,好战和杀戮的能力就是巩固控制生存资源的一种资本。令人庆幸的是,人类一些祖先意识到攻击性是把“双刃剑”。他们开动创造性的大脑,发明了更好的解决冲突的方法,例如,将这种攻击性象征性地转移到体育竞技比赛去。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奇趣心理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quli.com/12578.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0845504@qq.com

返回顶部